龙腾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龙腾小说网 > 全世界唯一的王 > 第19章 荆棘

第19章 荆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奥夫乃盖和温弗宁比试,不能用普通的武场,需要提升到最高的防护等级。

在这个期间,院长和温弗宁切磋的消息在学院传开,基本上没课的魔导师还有见习法师,全都来到武场,宽阔的观众席一下坐满幻想种。

温弗宁的话通常不少,此时已经沉默一段时间了。

池悄想了想,从空间戒指拿出小熊曲奇和果脯:“吃吗?”

温弗宁含泪:“吃!”

吃了些曲奇和果脯,温弗宁又喝了点水,都是池悄拿出来给她的。

她看池悄垂下眼,再把曲奇、果脯和水收到空间戒指里。

温弗宁忽然没那么紧张了。

“输赢不重要。”温弗宁仿佛心境骤然开阔,“重要的是收获经验。”

池悄:“嗯,加油。”

坐在他们后面的奥夫乃盖,忽然开口:“王。”

池悄坐好。

奥夫乃盖:“看完写三千字的对战分析,周一上课交给我。”

这下含泪的变成池悄:“好的老师。”

奥夫乃盖还看着他,带有疤痕的眉眼沉沉。

池悄还在等他说什么,奥夫乃盖只好自己开口:“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池悄本来有点不解,但武场坐了许多幻想种,他听到山呼海啸的呼声,意识到即将对战的是他的老师,池悄:“老师,加油。”

奥夫乃盖淡淡嗯了一声,像是他并不在意。

温律提着打包花茶和冰激凌回来,奥夫乃盖和温弗宁离开观众席。

精灵学院的一大特色,是铃兰花冰激凌和花茶,观看比试的时候正好可以吃。

温律在池悄身边位置坐下来。

打包的蛋卷冰激凌上,凝聚着一层冰做的防护壳,池悄用指尖敲了一下,防护壳化作冰凉漂亮的雪花落下来。温律把吸管插入花茶,放到池悄手边。

池悄吃了一口冰激凌。

很甜。

铃兰花清甜的味道在他舌尖化开。

他还吃到了花瓣。

“为什么感觉武斗馆有些吵?”池悄问系统。

池悄进来后感受到一种浮躁。

种满铃兰花的校园还算宁静,一进入武斗馆,立刻能感受到一种压抑什么的气氛。

看起来,精灵们和在武斗馆外没什么区别,然而这种浮躁却存在。

系统:“受到深渊影响,幻想种们会变得狂躁,战斗是他们宣泄的方式。”

池悄看到几乎满了的武场,以及看似平常实则压抑的精灵,所以才会感受到浮躁。

池悄想了一下:“我可以在这里用净化的魔法阵吗?”

系统沉声道:“不可以。”

“你还需要适应,不能够承受这么多负面。”

池悄嗯了一声。

听到他应下来,系统声音缓和下来:“别担心,你在这里坐一会儿,他们也会好很多的。”

这时,武场内响起近乎把穹顶掀开的呼声,奥夫乃盖和温弗宁站到武场左右两边。一层层防护魔法在武场的边缘亮起,隔开观众和中间的场地。

奥夫乃盖和温弗宁优雅行礼。

温弗宁明显更擅长近战,裁判宣布开始后,她宛若一道流星跃起,倏然出现在奥夫乃盖身后。奥夫乃盖则是不紧不慢,升起一个土系的防御魔法——一道坚固的土墙悍然出现!

“他们压制实力到法圣层次,但没有展开各自的领域。”

这部分是基础知识,池悄也学到了。大魔法师和法圣的分界线,是法圣拥有自己的领域。

池悄一边看,系统一边给他解说。

奥夫乃盖和温弗宁用的魔法,池悄只能看出花里胡哨,大多都不认识。

温律垂下眼。

身旁的少年很认真在比试,但同时……他也在心中和那个东西说话。

温律听到过他的心声,知道他会碎碎念很多,可这些都不会说出来。

不说出来,温律也听不到。

温律凝眸观察少年,看了片刻,克制的只把手搭到池悄腰间,揽到身边。

他的动作,果然让少年注意到他,抬起漂亮的眼眸看向他。

无声询问。

“可以靠着我。”温律弯眸,浅笑道。

安抚完温律,池悄确实有些累了。他本来想等温律回来借一下他的肩膀,结果给忘了。温律说的对他来说正好。

池悄嗯了一声,枕到温律肩膀。

不得不说,累的时候能靠着,好舒服啊。

可能是太舒服了,明明奥夫乃盖和温弗宁的比试异常激烈,他竟然感觉困了。

“统子我好困啊……”池悄其实已经有点迷糊了,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“睡吧。”系统说,“让温律带你回去。”

“不要。”池悄小声。

“我想看完。”

“可是好困……”池悄蔫巴巴的。

系统:“回去。”

系统:“录下来,给你回放。”

池悄完全不想和它讲道理,只可怜兮兮说:“统子……”

系统短暂沉默后,问:“你还记得温弗宁比试前和你说的话吗?”

说了什么?

需要思考,意识被迫清醒一点,池悄想起来了:“她说输赢不重要。”

系统:“没错,你看她现在,够不够拼。”

池悄看向武场中。

那可太拼了。

魔法武技不要魔力似的往外用,仿佛高阶魔法是什么很廉价的东西,简直是行走的刀锋!

输赢果然对她很重要。

池悄想。

至于奥夫乃盖,架起的攻防一体魔法阵完备到没有缺口。

靠和系统说话,池悄好不容易看完整场比试。

——奥夫乃盖赢了。

奥夫乃盖在武场上抬头,看到他的学生,只来得及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,昏昏沉沉睡过去。

这场比试,温弗宁消耗比奥夫乃盖大多了,奥夫乃盖站着,她则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浑身被汗湿透了,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息。

奥夫乃盖以为温弗宁没看到,他道:“王看完了我们的整场比试。”

温弗宁咧开嘴笑:“看到了。”

她打得这么拼,就是打给一个人看的。

比试结束,来观看的精灵们自然从武场出口离开。

奥夫乃盖先离开去查看池悄的情况了,温弗宁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,完全动不了。她倒下去,没什么形象的一个大字摊在武场上。

她听到精灵们的对话。

“奇怪……来之前我因为陷入瓶颈期烦躁得想把头拧下来,怎么看了一场比试,感觉神清气爽了?”

“是院长和温弗宁大人的比试太精彩了吧?”

“我也是,我都烦的天天来武斗馆比试了,但现在好像突然不那么烦了。”

其他精灵也附和。

“因为王过来了。”温弗宁歪头,说出这件事。

不高不低的一句话,激烈的讨论声戛然而止,没有离开精灵愕然停下脚步。在短暂的寂静后,宛若冷水投入油锅,精灵们把温弗宁围起来。

“大人,你说的是真的吗?!”

“王来了?!!!”

池悄的伪装只是不想被认出来,并不是秘密出行,不能说。

温弗宁:“来了。”

精灵们比之前更加激动,有的把高级魔法药剂掏出来,有的给温弗宁上恢复魔法,就想让温弗宁赶快恢复,多说两句。

温弗宁拿走小朋友的东西,让小朋友们给她治疗,一点都没不好意思,咕嘟咕嘟喝掉,才说:“王在观众席看完了我和奥夫乃盖的比试。”

“不然我为什么突然和你们院长打。”

“天啊,王在观众席!”

“光顾着看比试了,我都没往观众席上看!”

“谁录比试了,一万高级魔晶!最好是怼着观众席拍的!”

“这谁录了啊!”

有的精灵酸道:“大人,王一直在看你们比试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又是一阵不甘心的声音。

温弗宁等的就是这句话,不枉费她暗搓搓炫耀,顺道告诉这些小笨蛋们怎么回事。

太笨了。

可以让上千的幻想种平静下来,只能是他们的王。

“王还在学院吗?”

“还能见到他吗?”

“王是不是刚走没多久,现在追出去还能见到?!”这话一说出来,武场内的精灵们都蠢蠢欲动,完全不想在这呆了,手快的已经拿出魔法卷轴。

温弗宁躺着听小朋友们说话,突然听到这句话,正色道:“别去!”

她声音中的厉色,把亚成年精灵们吓了一跳,不敢动了。

“为什么?”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。

温弗宁:“王……”

“他累了。”

“不可以打扰他。”

所有的幻想种都知道,七族在精灵族的扶摇森林不落之湖接到他们的王。

他们的王是黑发黑眸的人类,没有魔力,连大陆上会魔法的幼崽都比他强大。

但是没有幻想种怀疑那不是他们的王。

因为少年来的那天,深渊对他们的影响,或者说污染停下了。依然存在,但不再加深。

温弗宁比这些小朋友知道的更多一些,他们在不落之湖接到少年后,还没来得及因为污染停下喜悦,险些被吓到原地去世。

少年昏倒了,紧接着开始高烧。

一阵兵荒马乱后,他们弄明白是少年一己之力难以对抗深渊,才会陷入这样的状态。

因此各族最强战力率军抵达抵御深渊恶种的两处最前线,不计后果地进攻。

恶种是被污染后失去理智的大陆生灵,有魔兽也有幻想种。在他们的攻打下,恶种不断向深渊收缩,深渊里那个东西发出愤怒的吼叫。

少年的高烧褪去,醒了过来。

听到温弗宁这么说,精灵们安静下来。

“我们听话。”

“不去打扰王。”

第19章 荆棘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