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龙腾小说网 > 黎明前的黑暗 > 第20章 第二十章 探望

第20章 第二十章 探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沈寒山刚结束工作,就去找刘子轩。

梁助理紧随其后。

在电梯里,沈寒山沉声说:“今后晚上的日程尽量都空出来。”

梁助理微微一愣,他想到了之前刘子轩提出的一起吃晚饭的请求,心中暗自思忖:难道沈总以后都要回家陪刘子轩?

但他并没有多问,只是恭敬地回答:“好的,沈总。”

梁助理又问:“明晚和老爷子的邀约也要取消吗?”

“取消。”沈寒山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。

梁助理有些为难:“但是老爷子那边,我怕他会生气,毕竟已经推脱两次了。”

沈寒山淡淡地说:“不急,老爷子身体健康,等一天两天死不了。”

梁助理点了点头, “好的,我会安排的。”

翌日。

梁助理小心翼翼地将一份厚厚的调查报告放在他的桌上。

“沈总,这是刘子轩的详细调查报告。”梁助理的声音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同情。

沈寒山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拿起报告,他一直想知道,为什么曾经那个开朗的刘子轩会变得如此忧郁。

现在,所有的谜团即将揭晓。

他开始仔细阅读报告,随着一页页翻动,他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报告中记录了刘子轩这些年的遭遇,每一个字都像是重锤击打在他的心上。看完后,沈寒山的愤怒无法遏制,他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曾经欺负过刘子轩的每一个人。

同时,沈寒山对刘子轩的父亲也感到了深深的愧疚。

他站起身,决定亲自去医院看看刘子轩的父亲,了解他的治疗是否顺利。

沈寒山到达医院时,阳光正好。他看到护士正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刘子轩父亲在花园里散步,享受着温暖的阳光。

沈寒山缓步走进医院的花园区,耳边传来护士温柔的声音:“天气正好吧?太阳晒着应该很舒服吧?就是风有点大,要是觉得冷了要和我说哦,我们就回去吧。”护士一边说,一边细心地捏了捏刘子轩父亲腿上盖着的毯子,确保他感到温暖舒适。

沈寒山的目光落在刘子轩父亲身上,看着护工轻柔地给他喂水,然后小心翼翼地擦去他嘴角的水迹。

沈寒山心中暗自点头,他支付的昂贵护理费显然没有白费,刘子轩的父亲得到了很好的照顾。

护工认出了沈寒山,上前搭话:“沈总,您怎么来了?是来接刘子轩的吗?看来你们错过了,刘子轩刚刚走。”

沈寒山微微摇头, “不是,我就是突然想过来看看。”他转而询问刘子轩父亲的近况,“他最近情况怎么样?”

护工的表情有些复杂:“可能时间短,还没有具体看到效果。”

他注意到沈寒山正专注地看着刘子轩的父亲,便主动介绍道,“叔叔,这位是沈总,是上次和刘子轩一起帮助您转院的人,还记得吗?”

刘子轩的父亲抬起头,眼神迷茫:“不记得,这是谁啊?抱歉,我的记忆一段一段的,有时候连自己孩子都忘记了。”

沈寒山看着刘子轩父亲病弱的样子,心中感到一丝痛苦。

他隐忍着情绪,声音温和:“没关系,刘叔叔,我们不熟,认不出来很正常。”

沈寒山吩咐护工继续好好照顾刘子轩的父亲,转身准备离开。

然而,他的手突然被刘子轩的父亲拉住。

“等等,让我再看看。”刘子轩的父亲坚持道。

沈寒山诧异地回头,刘子轩的父亲紧紧地盯着他:“感觉你长得很熟悉。让我再看看。”

沈寒山心中一颤,他不确定刘子轩的父亲是否记起了什么。

“啊,你是来找刘子轩的吧?你们又在玩捉迷藏吗?谢谢你陪他玩。”

护工则忙不迭地向沈寒山道歉:“对不起沈总,他应该是认错了,他也经常认错刘子轩的,您不要错怪他。”

沈寒山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静:“没事,我理解。我也该回去继续工作了。”

沈寒山转身就走。

“认错了吗?感觉就是啊?”刘子轩的父亲自言自语道,他眉头紧锁努力回想以前的事情。

护工在一旁轻声安慰:“错啦错啦,我们去别处逛逛吧!”她尽量让语气听起来轻松,试图缓解老人的困惑。

“奇怪,明明好像就是。”刘子轩的父亲摇了摇头,脸上写满了不解。

护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声音更加柔和:“哎呀,别想了,想多了头疼,我们去看喷泉吧,里面锦鲤长得可好了。”

刘子轩的父亲叹了口气,眼神中掠过一丝无奈:“唉,可能真的认错了吧。”他的声音渐渐低落,最终消散在空气中。

沈寒山在拐角处停下了脚步,他没有回头,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身后那位老人的失落。沈寒山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复杂的情绪。

沈寒山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迅速滑动,拨打了梁助理的号码。

电话一接通,他吩咐道:“梁助理,准备一下,来医院接我。那个裴文宣,我要亲自过去处理。”

梁助理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迟疑:“明白了,沈总,我马上准备。”

在郊外的一栋别墅里,裴文宣正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手机,面前是一堆烟头和空酒瓶。

他的面容憔悴,衣衫不整,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。

裴文宣暴躁地对着电话吼叫:“为什么他妈的我的负面新闻还没有压下来?”

电话那头传来狐朋狗友的声音,带着一丝无奈:“你知道的,是沈总在找茬,他可不好对付。”

裴文宣愤怒地拍桌,声音更加尖锐:“他妈的,为什么单单对我这样?”

对方叹了口气,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:“啊,没有啊,我们这些人也很惨的,生意上也被打压,我最近被老头子教训得很惨,都没法出去浪了!”

裴文宣咬牙切齿,眼中闪过一丝狠戾:“他一个□□起来的人,怎么敢和我们作对?”

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重:“唉,还不是他家公司新研发的机甲新能源,一个电池顶以前五个。皇室很看重这项技术。他现在是当红的人物,很多人都不想得罪。”

裴文宣冷笑,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:“嘁,算他小子运气好,等把他家技术弄过来,看不弄不死他!”

电话那头传来附和的笑声:“哈哈哈,你挺有想法的。”

裴文宣继续威胁,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:“还有,你们也别光顾着看笑话,我告诉你,我要是完了,也会拉着你们一起玩的!我会把我知道的都透漏出去!”

对方紧张地说:“哎呦!放心,我们在做。你现在住的这个地方不就是我们提供的安全屋吗?我还请了一些保镖过去,今天应该就到了。”

这时,门铃响起,裴文宣怒气冲冲地走过去开门。

他的手刚碰到门把手,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变得紧张:“唉?先别开门,我才刚刚找的,不会那么快就到的!”

但已经晚了,裴文宣打开了大门。

门外,一群黑衣大块头站在门口,他们的眼神冷漠,身体紧绷。透过人群,裴文宣看见了沈寒山,他正抽着烟,眼神阴沉地看着他。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