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龙腾小说网 > 地府第一摆渡人 > 第80章 殊途同归

第80章 殊途同归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乙卯-33刚好带着白一航走出酒店大门,登上一台破旧的摆渡车。

反正凡人看不到,摆渡车大剌剌停在正门外。

同为酆都打工人,基本技能该有的都有。

萧路跟踪时额外小心,离得远远的,而且始终保持在空中。

摆渡车开得飞快,去往的方向却跟酆都不沾边。

开到一大片竹海前,摆渡车一个急刹,将速度降到很低,然后小心地钻进竹海里。

就凭这个急刹,能把在车内的白一航甩得晕头胀脑,一般来说,五星好评拜拜。

乙卯-33早就知道不会有投诉和差评,亡魂根本没去酆都。

竹海位于奇灵山北面山脚下,南面是密林遍布的山坳,北面则是一望无垠的大海。

萧路以前做业务经过附近,听客户说是私人产业,不对外开放,常年也见不到一个人影。

越过竹海,萧路看见一排排的钢筋水泥建筑,像平房,也像一个又一个的火柴盒。

每个水泥盒顶部开个天窗,后侧也有一个很小的窗户。

牢房?

乙卯-33的摆渡车停在一个火柴盒前面,他将白一航拽下车,打开铁门,塞进去,自己也跟着走进。

没到一分钟,乙卯-33独自出来,锁上铁门,甩着膀子走了。

萧路等待片刻,见周围没有异状,闪进火柴盒。

盒子内只有一张石板堆砌的床铺,空气中飘荡着奇特的腥臭味。

白一航蹲在石床前,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萧路吓得哇哇大叫。

萧路耐心等他叫完。

白一航刚才经历的事,惨叫成什么样都不过分,不属于特殊事件,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。

白一航几乎把嗓子喊破,鬼影子也没喊来一只。

“你又是谁啊?”白一航扯住两鬓的短发,露出少许歇斯底里的症状。

“刚才他对你说了什么?”

“他就让我在这里等,会有人来找我的,其它什么也没说啊。”白一航茫然片刻,又道:“还说我会在这里住一阵子。一阵子是多久?我不要住在这!哪是人住的?”

“你帮帮我?帮我找我爸,让他来救我!”

“求求你了,别不说话啊!”

白一航越来越焦躁。

萧路在打量周围的火柴盒。

入住率不高,一眼望过去,这排二十间火柴盒,只有六、七个里头住着亡魂。

萧路随机挑选一个,穿了过去,将近乎癫狂的白一航扔在原地。

面前的亡魂,男性,至少六十岁,老僧入定般,盘腿坐在石床上,像在冥想。

“喂,”萧路唤他,“我有事问你。”

亡魂猛地睁开眼,眼眶内全是眼白,见不到一点深色瞳孔的踪迹。

他转动头颅,好似一只刚从冬眠中醒来的熊瞎子,在持续存在的腥臭味中打探许久未见的森林。

“看得见我?”萧路又问。

亡魂的瞳仁这才缓慢地从眼皮里掉出来,一点一点,拧紧发条般,好容易掉到该去的位置上。

看清萧路,亡魂吓得往后缩,鸡爪样的双手护在胸前:“我刚托完梦,按你们吩咐的,我没有耍花样。”

萧路微微眯起双眸:“托给谁了?”

故意问得居高临下,像是平时发号施令惯了的。

萧路气场本就压人,在酆都压个王都轻轻松松,更别说对着一个亡魂。

亡魂更加紧张,揣测道:“你是这儿的大老板吧?”

萧路不答,装作不耐烦,挑挑眉。

亡魂立马回答:“托给我儿子,我没说谎,真是给我儿子。你们不是说了,折腾我老婆也没用了嘛……她留着钱要给儿子。我听话了真的。”

“要了多少?”

亡魂竖起一根手指:“一千万,老板。家里真没余粮,都填我这儿了,虽说我自己也想投个好胎,可是他们也得活着才行啊。老板,我啥时候能去转世啊?”

不在酆都,还能转世?

看来这里的鬼差连蒙带骗加威胁施暴啊……

大费周章,顶着天大的罪,四殿求的,竟然是人间的财富?!

“王!”盒子外传来一声呼喊。

萧路立刻闪避到隔壁的空盒子里。

一双黄眼珠饱含冷酷,两缕白发服帖在脑后,黎南鱼走近:“有没有异常?”

乙卯-33弓着腰:“回王,没有,一切正常。”

他身后站着两名鬼差,一样俯首帖耳。

话音刚落,远处传来一阵骚动,地面震动一下。

一个鬼差连滚带爬:“33!快,出事了!”

跑到跟前,大惊:“黎王!你来了?”

“这叫一切正常?”黎南鱼恶狠狠瞪着乙卯-33。

乙卯-33颇为委屈的辩解声响起:“刚才真的……一点事没有。”

“说!”黎南鱼撇下乙卯-33。

“有人刺杀荤兽。”奔来求援的鬼差急切说道。

黎南鱼聚拢双眉,不解地看着他。

另外几名鬼差捂住嘴,嘿嘿笑了几声。

乙卯-33小声说:“人?杀荤兽?你见过杀鸡的青虫吗?”

鬼差们笑得更开心。

“荒唐!”黎南鱼评价。

“不,不是人,我说错了……王,好像是、是我们之前没抓到的那个……西方超自然者。”

萧路在听到“之前没抓到”几个字时,不及听完,循着声音来源,当即瞬移过去。

一只起码七、八米高的巨型怪兽出现在眼前。犀牛头,熊身豹爪,全身没长一根毛发,青灰色皮肤又粗又硬,有如一层盔甲。

怪兽怒吼着,恼怒地跺脚,大地再次震动。

腥臭味浓烈,难怪每个火柴盒里都有异味,原来都出自这个畜生。

怪兽身后还盘踞着几只展开肉翅的怪物,嘎嘎嘎叫唤,交头接耳,地上躺着两只被掏出心脏的尸体。

萧路对怪兽身后的怪物们很熟悉,在溶洞中,他与夏泽一同杀了好多只。

再仔细一看,夏泽的血色藤蔓牢牢绑住怪兽的一只脚,将它钉在地面。

藤蔓们试图缠住另一只,怪兽的体积和重量都匪夷所思,看上去藤蔓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成功。

而依旧穿着出席何家活动衣服的夏泽,白西装已被血液染成暗红色,此时正吊在怪物肚皮上,运指如飞,一把一把,掏怪兽的肚子。

怪兽的胃部被掏出盆大一个洞,与体型小的怪物们一样,怪兽同样具备自愈能力。

伤口边缘正在恢复,试图合拢,可架不住夏泽速度更快,眼看肚皮就要被夏泽掏穿。

“荤兽要被打死了!”一个鬼差大叫。

“上啊上啊!”另一个鬼差鼓动同伴们。

“驱灵兽,驱灵兽!那几个垃圾在干嘛?为啥不上?”

……

萧路闪过去,从背后一把搂住夏泽的腰,沉声道:“是我,别动。”

黎南鱼转眼就会到来,他是酆都九殿王之一,战斗力与鬼差们根本不在一个维度里。

此前夏泽与他过招,颓势早早显露,要不是萧路及时赶到,后果难以想象。

怀中的夏泽惊得一抖,不过似乎听出萧路的声音,安静下来。

萧路想带他瞬移,尝试一次,失败。

容不得他试第二次,萧路用力点地,流星般跃向夜空。随后一个轻巧的急转弯,一道黑影划过竹海上方,急速飞向云苍市区。

“那是什么!”底下有鬼差大喊。

“看不清!那个人不见了,那个西方小鬼不见了!”

“黎王!”

……

夏泽只感到耳边风声呼呼作响,飞行速度比他变成蝙蝠时快上十倍。

后背完全贴在萧路胸膛,像贴在一块冰上,胸口和腰部被两只手臂有力地抱紧,夏泽一点都不觉得冷。

夏泽将两只手悄悄放在手臂上,而后慢慢地,脑袋垂下,一并贴在冰凉的臂弯里。

“飞久一些。”夏泽轻声说。

“飞远一些。”

“好远好远。”

萧路的呼吸略显急促,每一次听到,夏泽的心便跟着一悸。

萧路看准一个夜里闭门锁户的公共公园,轻飘飘落地。

一点都不久,好像才过去一秒钟。

“你不是跟踪尸体去了?”萧路将所有担忧全部收拾起,藏进自己心里。

“没错啊,”夏泽理直气壮,“跟到那个竹林里。你不是去跟亡魂了吗?”

”……我也跟去了那里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。

夏泽先说:“你知道他们把尸体运过去干嘛?”

“?”

“喂了那只大怪物!就是那个几层楼高的大怪物!”

“他们叫它荤兽。”萧路一声冷哼,“真是毁尸灭迹好手段。”

“我就拼命掏,再过一会儿,尸体都被他消化了。烦死了你知道吗?它也会自愈,掏起来效率可低了。”

萧路吸口气,无奈地看着夏泽:“所以你一定要看见白一航的尸体,为什么?”

“伊卡洛斯是人,我有一百分把握。一个人,竟然像血族一样,吸干了另一个人的血。我得看看尸体,他究竟怎么做到的。”

“唔。”萧路不忍打击夏泽,就算夏泽找到机会研究尸体,他也会很失望。

伊卡洛斯没有尖牙,没有能变成金属的指尖,他就是个普通的人,一共长了30颗牙,外加一颗有点发炎的智齿。

伤口也注定平平无奇,单纯的撕裂伤。

“为什么为什么,我怎么都想不通,狼人都不会吸血,为什么一个人类可以?”

“我记得有种病,血卟啉症,患者认为自身需要新鲜血液,除了缺乏特定元素外,其实类似精神疾病。部分患者会将这种妄想付诸于行动。”

夏泽看着萧路的眼神复杂,有些崇拜,有些好奇,还有点“变态又知道冷门知识”的揶揄。

“听上去似乎很合理。”

不,还是有地方解释不通。血卟啉病患者往往面色苍白,畏惧阳光,脸部手部出现血色红斑,少部分甚至真的长出尖牙。

伊卡洛斯看上去,不仅是个正常的人,还很健康。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