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龙腾小说网 > 吸血法医在线掉马甲!(刑侦) > 第329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贺兰兔子自曝吸血鬼身份

第329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贺兰兔子自曝吸血鬼身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贺兰初一墨黑,一深紫的瞳孔逐渐爬上暗红,看着弦旭勍冲过来跟钮泽律那个心理变态扭打一起,被黑色束带绑在椅子把手上的无血色双手用力攥紧。

在这起绑架事件发生之前,贺兰初以为自己这个活了一千多年的吸血鬼,可以更冷静处理眼前一切。

等刑子他们透过他和弦旭勍放在身上的,微型摄像头所发出的讯号,定位成功,顺着定位指示行动,迅速找到这里。

同时协助他们,一起将这个变态连环杀人犯拿下。

并且,在韩净宣他们顺利找来之前,他跟弦旭勍能对钮泽律套出更多他杀害,十九名受害者的所有过程,以及相关罪证。

包括他究竟如何处理薛小小之前的十七名受害者遗体,他们被他埋在哪里,以利后续,实锤情况下,更顺利将他定罪。

并让他早日接受法律制裁,为他的变态杀人行为付出最大代价。

这场局中局,计中计,早在《非刑调》进行任务会议,准备对钮泽律、林森进行紧急逮捕行动时候,弦旭勍深知钮泽律诡计多端又狡猾——

他一向谨慎小心过了头,从删除钮氏企业在九月三日那天下午,并移花接木,其他员工加班,来当作死者陈雨玫认真加班,最后独自离开公司的监视器画面。

故意购买两栋相似的别墅,进行障眼法,让外人误以为他住在第二栋别墅的假象,实则穿过装饰墙后的暗门,走到相连的第二栋别墅等等,做事留后路,让他跟共犯林森能顺利逃逸成功。

试问,如此狡诈、心机深沉,善于伪装的变态连环杀人凶手怎么可能会不小心被民众目击他们在XX路段附近出没,疑似躲在那里!?

再者,按照贺兰初、弦旭勍等《非刑调》团队查出,截至目前为止,所有线索证据,进行推敲——

钮泽律那个变态眼珠子收藏癖,一定还会收割一名受害者的眼珠子来收藏。

同时结合钮泽律在十月三日那天,米浆出版社举办的活动现场,他看见贺兰初时候,对他展现出一连串异常又过分狂热的言行举止。

并在得知他同时也是一名悬疑推理小说家,笔名是会咬人的兔子后,那种狂热指数近乎破表,看向他的眼神一下子充满炽热,那种炽热如岩浆,彷佛被他锁定的人,会被那双炽热眼神吞噬,最后尸骨无存。

总之,当下钮泽律看向贺兰初的眼神,连一旁的弦旭勍都不禁感到严重不适,令人觉得不悦,已经有一定程度上,感觉被冒犯的程度。

加上,整起案件自从爆出到查到更多细节,贺兰初意识到凶手的杀人手法,与他写的那部连载文《瞳孔中的杀人事件》非常相似。

可以说,案件凶手将小说内容变成现实,是一名可怕模仿犯。

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因此,贺弦两人合理猜测,钮泽律逃走后,不惜暴露行踪,也要引警方去抓他的情况,绝对是一场他设下的圈套。

目的是想抓走他跟弦旭勍,因为钮泽律最后一个想杀,想夺走眼珠子,成为最后一名眼珠子收藏者的受害者是他。

贺兰初思及此,眼见弦旭勍在跟钮泽律那家伙扭打,企图抓住他,没想到他竟然阴险的连两次偷袭。

甚至在第二次偷袭瞬息,抛出不知名白色粉末,导致弦旭勍双眼遭受粉末攻击,一时痛得睁不开眼,顿时落于下风…

随着钮泽律作势趁你病,要你命,一副狠戾之姿,迅速举起那把锋利解剖刀刺向弦旭勍心窝,想要给他一刀毙命同时。

弦旭勍那怕眼睛暂时睁不开,但身体条件本能的敏锐察觉有异,感觉有道利风袭向他,让他下意识往旁闪躲,顺利避开。

然而,贺兰初眼见弦旭勍尚未从刚刚闪躲状态恢复,天生异色的瞳孔骤然一沉,钮泽律竟阴险的再度出手,刺向他腰…

顷刻间,空气中骤然传来一股铁腥血味,迅速钻进贺兰初鼻腔。

那种传进耳里,解剖刀锋利划破弦旭勍衬衫布料,尖锐刀尖割开衬衫下皮肤瞬间,与鲜血不断渗出,钻进鼻腔的血味,贺兰初眼神顿时闪过冰冷。

下意识选择不再掩饰,想都不想,直接用力,啪啪几声,瞬间弄断束缚双腕、双腿的黑色束带。

随即吸血鬼本能的瞬移,再次出现剎那。

用力踹向钮泽律胸口,及时阻止他对弦旭勍造成第二次伤害同时。

钮泽律还没搞清楚,眼前情况是怎么一回事,就感觉自己整个人如破布般,随着猛烈踹到胸口的力道,一下子摔飞出去。

后背撞向不远处的破旧木头长桌,冲击之大,让他跟长桌直接飞出去好几公尺。

随着那张木桌撞到一旁墙柱,间接被卸了大部分力量,才好不容易停下。

同时也让他暂时爬不起来,只能狼狈的坐在地。

一股剧痛瞬间袭卷钮泽律全身,让他一瞬感觉整个骨头彷佛快散架,伴随胸口被踹瞬息。

痛到难以呼吸,喉咙猛地一阵发痒,开始猛咳,整个人下意识蜷缩,双手握得死紧,不自觉隐忍胸口瞬间蔓延全身,最后好像直达灵魂深处的剧痛。

至于,原本拿在手上的那把锋利解剖刀,早已不知甩飞到哪里去。

贺兰初视线在与弦旭勍那张不约而同看过来,因被不知名白色粉末沾到眼睛,导致双眼通红,布满可怕血丝,一副红肿受伤反应的犀利眼神对上。

接着,贺兰初视线下意识看向弦旭勍黑色衬衫侧腰,早已被解剖刀划出一道细长可怕血口子,鲜血不断渗出,将周围黑色布料渲染成一片黑色血花之余。

鲜血顺着衬衫破口不断往下滑落,明显刀伤痕迹,映入眼帘。

贺兰初眉头深锁,异色瞳孔爬上愠意的暗红,无法说出自己看见弦旭勍当着他的面,被钮泽律那个该死心理变态偷袭受伤剎那,内心究竟有什么感受。

他只觉得胸口那颗永生不会跳动的心脏,似乎藏着不舍,与感觉上的抽痛,让身为吸血鬼的他,在进入完全文明社会的一千多年后,第一次有了想破戒杀人的冲动,油然而生。

须臾,贺兰初眼神极为冰冷,走到钮泽律面前,俯视——

他反射性蜷缩的模样,包括他痛到感觉无法呼吸。

甚至猛咳之下,倏地吐出好几口鲜血。

那张丑陋扭曲的俊脸一瞬铁青,气色也惨白如同死人一样,同样惨白,毫无血色,止不住的颤抖的嘴唇,与沾在唇上的鲜血,形成鲜明对比。

贺兰初声音隐约透着奶萌音的低沉嗓音充满冷酷,带着吸血鬼天生对钮泽律这名该死的人类的不屑、震慑气场全开,“怎么?

我已经卸了绝大部分力量,轻轻踹你一脚而已。

你怎么就一副受不了,快咽气模样?”

钮泽律一听,缓缓抬起,因剧痛难忍,不自觉皱眉,半瞇起的双眼。

在看见说出这句话的人,竟然是原本被他绑在椅上,根本无法动弹,只能任由他宰割,他心爱的会咬人的兔子大大瞬息。

那对眼白布满血丝的双眼骤然睁大,布满震惊,完全想不到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!

包括对方竟能如此迅速解开黑色束带的束缚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钮泽律颈侧因剧痛绷紧,伴随额角爆出青筋,隐忍疼痛咬紧牙关的吐出一句:“这怎么可能…”

才说没几字,喉咙猛地传来一股呕吐感,伴随作呕声响,让他再度呕出几口血,顿时整个人冷汗直流,早已沾湿衣领,额头也被冷汗浸湿——

一副格外狼狈、无力,精气神掉了一大半,跟刚刚气定神闲,做足了杀人准备,作势享受杀人过程,来完成他在这世上最后一场艺术表演的悠闲模样,截然不同。

贺兰初见状,眉头不禁微挑,冰冷语气流露几分鄙夷,“有什么不可能?

凭你那四条黑色束带,就想束缚我,呵,想太多。

我才轻轻一个用力,便轻松挣脱固定我四肢的黑色束带。”

钮泽律一听,不知怎么地,竟然突然想笑,而他也确实笑出声,那怕那种笑听来非常诡异、奇怪,也笑得他次次牵连胸口,使得胸口被踹之后,依然还没有消退的疼痛,不禁加遽,伴随不要命般的咳嗽。

但他第一反应不是立马压抑想笑冲动,来抑制咳嗽,免得牵引拉扯胸口,引得疼痛加深。

反而继续放声大笑,笑得可怕,引人发瘆程度。

很可惜,他的古怪大笑丝毫没有影响,在场的贺弦两人,他们根本不是一般人。

一人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吸血鬼贺兰初,另一人则是见过各种缉拿大场面的前刑警队长,现任《非刑调》负责人弦旭勍。

贺兰初眼角余光瞥了一眼,走来他身旁,因失血,脸色逐渐变得有点难看,表情却依然维持冷静不变,彷佛伤口不会疼的弦旭勍。

并下意识扫了一眼,他右手已经被鲜血浸湿,持续按压右边侧腰伤口的动作。

正当贺兰初想说什么,没想到钮泽律一见弦旭勍走来他面前,站在会咬人的兔子大大身旁剎那,扭曲笑声伴随脸上那抹诡异笑容骤然消失。

须臾,脸色顿时变得阴冷诡谲,迅速转为面无表情。

钮泽律双手不自觉攥紧之余,眼角余光瞥见一旁地上,刚刚随着长桌撞击后方墙柱,不禁滚下,落在他身上。

最后滚落到一旁地上,竟然没有磕碰破或摔碎,玻璃材质包装依然完整的几个某种类的化学药品之一。

脑海倏地闪过某种可怕算计,夹杂一股阴狠眼神闪过,咬牙切齿开口,“都是你的错!

若不是你,贺兰法医、会咬人的兔子大大的眼球早已属于我,我也能跟他一起下地狱,完美达成我留在这世上的最后心愿。

是你,都是你,是你让一切出了差错。”

就在钮泽律怒火中烧的扫了一片狼藉的周围,伴随一道凶光闪现之际,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,抄起其中一瓶化学药品,眼里满是妒恨,将一切过错算在,具有情敌兼臭警察身份,准备抓他的弦旭勍身上。

随即恶狠狠的脱口而出,“你去死吧——”

语毕剎那,钮泽律一把将手上的某种类化学药品扔向他——

就在钮泽律得意的阴冷笑意准备展露,作势等着看弦旭勍笑话,看他因毫无预警,来不及闪躲,也反应不及之下,直接中招。

最后全身被某种类化学药品大片灼伤,想死死不了,里子面子通通在他跟贺兰初面前丢得精光,不断痛苦哀嚎,拼命求救…

然而,钮泽律脸上那抹阴笑尚未展露便瞬间一滞,那对饱含扭曲妒恨的眼神,随着发生在眼前的事,不禁大为震惊,一副不敢置信模样。

贺兰初怎么可能让钮泽律得逞,早在他视线止不住的扫向地上那几瓶完好无损的化学药品。

尤其视线有意无意落在那瓶,化学名称写着硫酸的化学药品上剎那。

天生异色的瞳孔顿时瞇起,思绪一转,就知道钮泽律这个该死臭变态心里打了什么,可怕害人的鬼主意。

于是,贺兰初对他早有防备,想当然吃过两次闷亏的弦旭勍自然也一定心生戒备,双眼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盯着他。

果不其然,作死的人,依然不会放弃作死。

贺兰初身为吸血鬼,眼看着钮泽律一把抄起地上那瓶硫酸,作势扔向弦旭勍方向瞬息。

钮泽律所有动作落在他眼里,彷佛化作慢动作。

那瓶硫酸被抛向半空,直接往弦旭勍方向砸去,即将对他造成一生难以挽回的严重伤害之际。

贺兰初绝不可能任由那种事发生,他绝不允许,弦旭勍又一次在他面前受伤!

贺兰初天生异瞳的双眼浮现深红,立即发挥吸血鬼本能,在那瓶硫酸被扔出瞬息,迅速伸手接住!

这一接住,瞬间让钮泽律不敢置信睁大双眼。

与此同时,贺兰初也顺利结束这场恐怖闹剧,眼底的深红转瞬消失,变回正常的一墨黑,一深紫瞳色。

须臾,贺兰初果断蹲在地上,与钮泽律视线齐平,当着他的面,慢慢的将那瓶硫酸,重新放回一旁地上,与其他化学药品放在一起。

贺兰初冰冷语气轻声,却饱含警告意味的开口,“再有下次,我不会这么算了。”

钮泽律显然尚未从他竟能如此快、狠、准,接住这瓶硫酸反应过来,他明明只是个待在室内解剖尸体兼写小说,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竟有如此身手,该不会他其实一直故意藏拙?!

那道念头跟眼底的震惊还没完全消退瞬息。

目光突然瞥见贺兰初那张苍白无血色的娃娃侧脸,那道被尖锐解剖刀尖划伤,导致他破相,形成一道细长可怕的血口子,竟然诡异消失了。

只剩一条,彷佛在哪里不小心沾到的血痕。

钮泽律不敢相信的脱口而出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贺兰初一听,顿时意识到他应该是看见了,他左脸颊那道已经在不知何时,完全自动愈合消失,只剩一条血痕在脸上的痕迹。

眉头不禁一挑,饱含鄙夷的冷哼说道,“你到底要说多少次‘这怎么可能?’

你不烦,我都听腻了。

我猜,你心里此刻一定充满疑惑,我是双手双脚明明被黑色束带固定,怎么可能在没有利刃等工具情况下,迅速解开。

又是如何预判了你的预判,在你扔出那瓶硫酸作势攻击弦旭勍时候,即/时接住。

现在,明明已经被你划破,破了相的左脸颊伤口,怎么突然消失不见,对吧。”

贺兰初在钮泽律出现任何反应之前,一墨黑,一深紫的异色瞳孔,与那对阴沉流露震惊的眼睛,对上瞬息。

倏地,一道深红逐渐爬上异色双眼,伴随那只苍白无血色的手指指尖变得锐利,毫不犹豫的往自己左脸颊划上一道,与不久之前,被钮泽律那把锋利解剖刀划伤,进而留下的可怕血口子,几乎一致的伤口。

与此同时,倒映在钮泽律眼底——

贺兰初只不过是伸手轻轻一划,左脸颊竟然出现与刚刚几乎相同的瘆人血口子,让他再度破相之余。

血口子不断汩汩渗血,鲜血伴随铁腥血味,顺着贺兰初侧脸弧度滑落,让人不禁看得触目惊心,也心惊胆颤。

钮泽律万万没想到,贺兰初竟然做出这种如自/残的行为。

就在眼底的震惊一闪而过后,忍不住的想开口说出一句:大大,没想到你疯起来,也跟我一样疯。

果然,我们的的确确是天生注定要在一起的,天生一对…

然而,那句话尚未脱口而出,钮泽律便被眼前骤然发生的情况,震惊到一时忘了反应。

那道出现在贺兰初左脸颊的可怕、瘆人血口子,竟然在短时间内,开始出现自动愈合反应。

随着伤口迅速愈合、消失,只剩一条疤痕,疤痕颜色也迅速由深转淡,最后完全消失无踪,还给原本受伤的该部位,光滑无暇的苍白皮肤。

如果硬要说,怎么知道贺兰初左脸颊曾经受伤?

那么他脸上那两道几乎吻合的血痕,足以说明不久前、刚刚,他脸上确实有受伤的惊人事实。

须臾,贺兰初掏出浅色英伦风西服口袋的手帕,擦了擦左脸颊,完全拭去那两条血痕。

这下他曾受伤的痕迹,已经被完全抹去。

与此同时,无血色嘴角流露一抹冷笑弧度,“嘘!最好闭嘴,没人会相信你说的话。”

第329章 第三百二十九章 贺兰兔子自曝吸血鬼身份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